菌汤

蛤蛤蛤,我要站黑苏了。感觉瞎子对苏万真好(ㅅ´ ˘ `)♡

啊啊啊柱子的写轮眼好帅啊⸜(* ॑꒳ ॑* )⸝还有他说宇智波一族以前的事情时他问:鼬知道吗?哎呀,果真佐助还是爱尼桑的⸜(* ॑꒳ ॑* )⸝

护妻狂魔

好甜ヽ(゚∀゚)ノ护妻狂魔张起灵

T_theresa:

**摸鱼


**不知道写了些啥,就是想写腻歪


**OOC


**ok?


**懒到前言都写得特别简洁


 


王胖子新发现的一件事,就是张起灵有个毛病。这毛病说大不大,平时一般不碍事。


吴邪:“小哥,胖子今晚做的鱼汤我刚偷喝了一口,太辣了,我们还是出去下馆子吧?”


张起灵:“嗯。”


——这种时候就显得有些可恨。


偏生张起灵自己不觉得不妥,他甚至还帮胖子把刚端上桌的汤锅放进了冰箱里,然后去叫胖子一起出门吃饭:“胖子,走吧。”


王胖子:“……”


王胖子觉得这么着下去不行。吴邪非得给他惯坏了。


三个人一起出门。张起灵习惯要走在吴邪旁边靠前一点的位置,看上去像是并肩,但其实不是。吴邪精神不紧绷的时候就发现不了这些小细节,而他跟着张起灵,一般精神都不紧绷。胖子走在两个人身后,看着看着,越来越觉得这不是个事儿。


胖子:“小哥,我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
吴邪回头就问:“你跟小哥有什么事说的啊?天天都在一起。”


胖子:“……那你跟他不也是天天在一起,怎么就那么多话要说。”


吴邪理直气壮道:“我又不是找他聊天,我是在问他问题。”


胖子翻了个白眼:“哎你别管那么多,我就和小哥说两句话,你在前面先走着。啊,乖,先去给叔叔们把酒菜点上。”


吴邪回身给胖子比了个中指,然后拍了拍张起灵的肩:“那我先走啦,小哥你和胖子说完就快点过来,不然菜要凉了。”说完就大踏着步向前走了。


张起灵看吴邪走了有段距离,才用眼神向胖子询问,有什么事。


胖子走到张起灵身侧,扶着他的肩膀,长叹了一口气:“我说小哥,你过了这么一段日子了,就没有觉得哪里不对?”


张起灵皱起了眉头。


胖子看他的脸色,就知道这人是想岔了,他摇头道:“不是咱们身边有问题,是你——是咱们中间有问题。”


张起灵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,他看着胖子,问:“我有什么问题?”


一般张起灵用这样的语气说话,都是他发现出了大事,吴邪一听见这种语气就会慌神。但是胖子不慌,他又叹了口气:“小哥,要算起来,你应该是我们三个里头的老大,怎么现在,是吴邪说什么就是什么?我也不是嫌弃,吴邪这小子,一时一个主意,变来变去的没个定性,你说说,这几天哪次不是我都把饭做好了,他又要出去吃?”


张起灵听完胖子说的原来是这么一件小事,眉头舒展了:“他说太辣。我们可以明天吃,不会浪费。”


胖子就第三次叹气:“所以我说的是,问题出在你身上,小哥。”


张起灵还是不解胖子的真意。


胖子:“你这是娇惯啊!怎么能这么事事都依着他想的来,吃饭都还好说,以后要是有什么大事,他也这么一时一个主意,那可就不好了啊!”


张起灵看胖子的确是有些着急的,点了点头:“嗯,不好。我提醒他。”


胖子:“……”


到了小饭馆,吴邪已经点了一桌子菜等着了,不仅等着,还把饭都给胖子和张起灵盛好了。胖子看了,觉得吴邪有些时候还是挺明白的。


吴邪:“诶,我刚刚等你们过来的时候,突然想到一件事!”


王胖子:“……”


吴邪:“我想在北京,就胖子你铺子边上,也开间分店。反正解大花和秀秀都在那边,自己人照应着,我这店开起来,就算是有权又有势,怎么样,这主意不错吧?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在店门口摆张桌子,打双扣!”


张起灵端起碗,说:“嗯,不错。”然后转头给吴邪说,“吃饭吧,要凉了。”


吴邪:“哦。”


胖子:“……”


这顿饭吴邪吃着有些兴奋,他一边说着自己刚想到的开北京分店的周密计划,一边端着酒喝,不知不觉竟然喝得有些多。胖子也喝了一些,不过只是意思意思,远不到醉的程度。张起灵则是滴酒未沾。


回去的时候,天已经都黑了。


吴邪走路有些打晃,张起灵也不走他前边了,走在他旁边,伸了一只手拦在他腰后,虚虚扶着他。


小饭馆是村里唯一一家小饭馆,离家里有段距离,而且这中间有段路挨着野林子,如果只一个人走这段的夜路,还是有些惊悚。


只是出门吃个饭,还是三个人一起,张起灵就没有带手机的习惯,也不能指望吴邪,于是就只有胖子一个人举着手机打灯光走在前面。将要路过那片野林子时,吴邪突然喊了一声,把胖子吓得手一抖。


“怎么了!”胖子连忙用灯光照过去,看见张起灵把吴邪搂在怀里,看着野林子的方向,“什么东西?”


张起灵:“野猫。”


胖子哭笑不得。


吴邪胆子不大,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,尤其怕黑,还怕女人的长头发、大个头的虫子、大个头的鸟、大个头的猫……要是搞突然袭击,小满哥都能把他吓一跳。加上他现在喝了酒晕乎乎的,被个野猫吓着了也正常。


不过最后到家的一段路,胖子也就不在前面走了,和吴邪他们走并排,把灯光打在吴邪的身前。而张起灵就一直搂着吴邪的肩扶着他。


第二天,吴邪因为宿醉,没有起床吃早饭。胖子年纪上来之后,没事就爱看朋友圈里转发的那些养生鸡汤,对吴邪的这种行为表示深恶痛绝。


但是帮吴邪把卧室门掩上的,是张起灵。


于是两个人相对着吃完了早饭。


胖子收拾了碗筷,看张起灵准备出门,于是问:“小哥,你出去逛啊,去哪儿?等会儿吴邪那小子醒了肯定要问。”他说完,才发现张起灵一身打扮有些不对。


张起灵穿了他们每次准备上山(或者下地)才会穿的登山靴,腰上带了个小腰包,腰包边上别着一把匕首。


胖子:“……小哥,你别是发现附近哪儿有斗,准备去摸一把补贴家用吧?”


张起灵说:“不是。”


但是没等胖子一口气完全松下来,就听见张起灵又说了一句:“我去把那窝野猫赶远一点。”


胖子:“……行吧,那你早去早回。能回来吃午饭吧?”


“能。”


“那就行。唉……”


午饭前张起灵果然赶了回来,吴邪一边端菜上桌,一边看了看张起灵周身。


“怎么搞得脏兮兮的?去哪儿逛了?”吴邪说着把手上的盘子放下,用指尖捏着张起灵沾了些湿泥巴的袖口抖了抖,“先去换身衣服,然后吃饭吧。”


张起灵嗯了一声,迅速回房换下了一身装备,他路过吴邪的时候把匕首和腰包转到了另一侧,没有让吴邪察觉。


吃过午饭之后,看天气不错,三个人又一起去钓鱼。张起灵是个中好手,很快第一条鱼就上了钩。胖子盯着浮标,没一会儿就打上了小呼噜。而吴邪则是拿着鱼竿,不停地改换战地。


有人在水边来来回回走动,对其他钓鱼的人还是有些影响。在他们二十来米开外有个老头,狠狠瞪了不懂行的吴邪一眼,然后干脆收了竿拎着桶走了。


吴邪尤不自知,还去骚扰沉下心专注钓鱼的张起灵:“小哥,你这位置好,我们换换?反正你技术好,在哪儿都能钓上来鱼,就把这宝地让给我呗?”


这完全就是瞎扯淡,位置都是一开始随便选的,张起灵还是他们当中最后一个坐下来的人。


但是张起灵还是拉起鱼竿,把位置让给了吴邪。


旁边被吴邪的说话声吵醒的胖子:“……”


真的够了。胖子觉得十分糟心,他算是看出来了,除了在地下,张起灵会严格约束吴邪的行为,到了地面上,完全就是任凭吴邪随便上天的节奏。张起灵不是对这些东西抱持一个无所谓的态度,而是他就是有意在放纵。


晚饭就是吃张起灵钓上来的鱼。


趁着吴邪在厨房切菜,张起灵在院子里杀鱼的空档,胖子跑到张起灵身边问他:“小哥,你们老张家是不是有个——小事儿都听媳妇儿的,大事儿才自己做主——的族规啊?”


张起灵到这时,才终于明白胖子这几天跟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他笑了一下,手上还利落地把鱼鳞刮了个干净:“他还小。”


胖子:“行!你说小,那就小!他就是你的宝宝!”




#……写完觉得并不如何腻歪_(:з」∠)_#